最新 地图

它就在身边VIP

类型:悬疑灵异标签: 勇猛 完结
简介:

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, whatever remains, however improbable, must be the truth.——Sherlock Holmes   (除去庄成夏收起满脸的笑意,摇摇头,“不。我也想不到,这个人。或者是这群人手法太过高明。你说这一次我们到底谁会赢?”庄成夏的眼里满是挑衅。

点评: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... 创建:2020-10-17 15:40:41
在线阅读 目录

最新章节

第六章 更新时间:2020-10-17

认这是一名叫李月娥的女性的,你也可以作出解释吗?”庄成夏问  中年人男子好像非常惊讶,的话是表演中,如果这个表演中李诗琪给满分  “这肯定有人设计陷害!我而已一名普普通通市民,没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.你们警方不能够这样冤好  人,抓将近犯人就随便找个人顶罪也要好好装下去。。...

精彩情节

  “你在看什么,李佳怡?怎么样,这件事情有没有想出头绪来?“庄成夏一脸戏谑的看着前面一脸凝重的女人,

  女人的眼光似乎没有落在男子的身上。动作呆滞的搅动着眼前冒着丝丝热气的咖啡...李佳怡叹了口气,站起身,拉开窗边的帘子,“阿夏,我想不到.虽然我觉得很有趣,但我,一点头绪都没有。你呢。有什么想法?”

  庄成夏收起满脸的笑意,摇摇头,“不。我也想不到,这个人。或者是这群人手法太过高明。你说这一次我们到底谁会赢?”庄成夏的眼里满是挑衅

  “庄警官,请你严肃点,这不是我和你的较量。”李佳怡沉了沉眸。“不过我想或许....是他们会赢“

  “对了,忘记问你了,你那个愚蠢的朋友,那个叫什么张柔的,有没有对象,如果没有,你看看我怎么样,家世清白,仪表堂堂。年轻貌美...”庄成夏不动声色的转开了话题。

  李佳怡看了他一眼,眼底掠过一抹痛色,别开头。语气冷淡地开口,“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’我憎恨所有的情感,它是精密仪器的沙砾,像镜片上的裂痕,像电脑里的病毒。’而我,同意这个观点,你认为,而我认为,当你有了裂缝的那一天,你就失去了成为我对手的资格。”

  成夏突然少了几分想开玩笑的心思,掏出档案,铺展在桌面上,“佳怡,这是新到我手上的资料,我想这一次的事件可能变得更加的棘手了像镜片上,前几天又发生了一件恶性案件,一名高官,上级说不方便透漏名字,他的尸体在永乐大桥下发现,据说在发现时,尸体腐败得厉害。手法与之前如出一辙。”

  李佳怡拿起图片,静静看了很久。其实庄成夏并不明白,她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子为什么会选择这一行,随时有风险,随时可以看到死亡,每天都要有高度的警觉,时刻不能放松。女孩子嘛,就应该在家里绣绣花,喝喝茶,或者去商场购物。然后有一个有担当的丈夫,在家相夫教子,平安喜乐的度过一生。他看不懂眼前这个满脸素雅,异于常人的女人。

  李佳怡看了许久,抬起头。终于开口。阿夏,你有认真看过这处地方吗。庄成夏凑过脸,是的。没有说话,切口处并不平整,像是被人一点一点慢慢割下一样。人还清醒着,却被人一点一点割掉头颅,这该是有怎么样的深仇大恨啊.他突然意识到给女孩看这样的东西似乎并不好.他低下头,默默收起来。

  这时,办公室的门被推开。一个明艳照人的女孩抱着一个小孩子进来了,女孩红色的裙摆映着她娇俏的笑容,璀璨的让人移不开眼,李佳怡眼底有些紧张的看向身旁的男子,男子的目光似乎也停在女孩身上,她心底竟莫名有些不适。既然选择了站在他身边为他遮风挡雨,就不要奢求太多了。像是下了一个誓言一般。转瞬之间她还是那个清冷的女人。

  张柔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窗前的女王大人,赶忙把手里萌萌的小朋友放在地上,冲过去“佳怡!”

  李佳怡有些无奈的顺了顺怀里密友柔软的长发。心底一片柔软,还有你啊,幸好还有你啊。接着.........就很暴力的把怀里的女人恶狠狠的摔倒了沙发上.张柔狼狈地站起来,一脸不可置信。这是.....怎么了,难道刚才的顺毛不是春风,是暴雨前的宁静?她的眼底满是控诉与质疑!李佳怡也接受了她发出的信号,一脸肯定的点点头,眼底传达的信息是这样的: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样.张柔心底一阵伤心,接着就做了一个决定,她这次回去,就要报名健身班,加强锻炼,强健体魄,做一个能制服得了野马的真男人,噢不。真女人!接着李佳怡就不管朋友的撒娇卖萌.直直的走向小孩子。

  张柔一看,自己似乎不小心带来了一个和自己争女王大人的小孩。心底一片懊悔,急忙冲过去介绍,“佳怡,这个是我爸朋友的小孩,你看,是不是很可爱。”

  李佳怡认真看着前面的小朋友·,一张柔嫩的小脸上,脸颊带着微微的红晕,一对恍若黑曜石般的眼珠,长长的睫毛在小小的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,眼眶里似乎还滚动晶莹的泪滴。小鼻子红红的,嘴巴紧紧的抿着。圆乎乎的小脸线条柔软的不像话。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样子。李佳怡心底柔软一片,弯下身子抱起小萌娃·。平常冷硬的声线竟然·带有几分柔和·。“小孩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小孩子似乎不想理她,小眼睛直溜溜的转啊转,认真的看着这里的摆设,窗户,布置......

  张柔又不甘寂寞冲上来,“他叫刘文,你可以叫他文文,女王大人!”

  李佳怡把他重新放回地上,让张柔把小孩子带走。张柔也没有拒绝。又麻溜的走了。邹显走过来拍了拍李佳怡的肩膀,说“别看了,少女,你以后的小孩肯定没有那么可爱,除非是跟我啦哈哈哈哈”。说完就跑出去。顺手拉上了大门。

  李佳怡认真想了这几个案件,似乎刚才闪过了一丝灵光,现在却再也没有想起来。心情莫名有些烦躁。说起来,为什么可以在这里坚持那么久呢,当初是为了他吧,可是如今有了更重要的念头,有人活在光明,就有人活在黑暗,有人在笑,就会有人为了这个笑容而付出她走到窗边,看着楼下人来人往,下面的这群人,他们将信任托付给我们。将生命回报给他们并不为过。她吃吃一笑,没想到呢,我居然是这么一个有责任心的人......忍不住夸了一下自己,又走回来收拾档案,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解决。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。只能等到有时间再去夸自己了。果然.单身的女人最可怜了。一直单身的女人就更可怜了.....

  第二天,当李佳怡走进办公大楼,助理王思思有些着急的把一份密封的文件交到她手上,“李姐,这是刚拿到的资料,上级部门说要我们以最快的速度侦破此案。”

  李佳怡接过文件,呆在一个角落永远看不到事件的全局,看来有必要要走一趟了。“对了,思思,帮我叫一下庄警员。说下午我们要去凶杀现场。顺便帮我转告他,不要带无关人员前往。特别是女朋友”

  庄思思一脸蒙逼。算了上司的话传到就好。她敲了敲门,在听到里面人的应可后,推了进去。办公桌前的男人一脸认真的在玩手机,似乎并不打算理睬她。这不是庄成夏还能是谁,思思厚着脸皮开口“庄警员,李姐说下午要你和她一起去现场调查------”

  话未说完,庄成夏满眼亮光的从位子上跳起来。太好了,太好了,等下我就去约隔壁老王家年轻貌美,长发飘飘的小王姑娘一起去,等看到惨不忍睹的现场。。呵呵。。姑娘一定迫不及待冲入入我怀中。到时候。好了,开玩笑的。一名有前途的警员怎么可以有这样的的想法。不过,终于可以去看看现场了。终于可以看一下现场了。那个潜匿在人群中的狡猾猎手,是怎样捕捉他的猎物的……

  庄成夏不知道此时自己的眼里是怎样璀璨的,反正把小姑娘吓跑了。或许每一个男人灵魂深处都带有几分对暴力的向往,他很满意这份工作,还有什么工作既能满足一个男人的英雄梦,又可以满足身体里热血的基因呢?

  李佳怡和庄成夏在另一个警员的带领下,进入了警戒线,四周都是低矮的建筑物,几个女人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她们,暴露大胆的衣着,洗好的性感的内衣就这样晒在阳光下…李佳怡一路上都在观察,死者居住的小巷,是嫖客们时常来往的地方,龙蛇混杂,路边不光少有路灯,仅有的几个也是上个世纪的淘汰品。一路上没有任何一个摄像头,在这样的环境里,想找到凶手,甚至是嫌疑人,都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
相关资讯

第十章 更新时间:2020-10-17

在旁边的警员都忍会张口了“李姐,这么小的小孩子犯罪根本不可能会,那就你朋友始终在照料第三个人,我指出她有暗害死者的可能会性”  “你太低估张柔的能力了,我不指出她有这个能力犯罪。”  路人警员有点儿不开心了。他是破过案子的人,是这种医学院出庄成夏拿起沙发旁一个明蓝色的小背包。。...

第七章 更新时间:2020-10-17

师长夏小勇;有人不愿意扬帆出海去闯一闯,例如本科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马超。  王二喜,这个被侦监人称作致20人死亡……的更年轻人,后来从X回到D,在劳务市场找到了了这份工作。  当天约9时,劫船就了。  佳怡,你我相信吗,我会觉得,王二喜也许也不是像之后被审判的按照合同,他们会在海上呆足三。一年两万,提成另算。主要工作是钓章鱼,然后装箱冷冻。。...

第八章 更新时间:2020-10-17

动静,再次小心翼翼房门门,门后的场景吓了他们一跳,门后的哪里是什么东西,偏偏是个人,或是说是一具尸体。空气里参杂着一股令人难以呼吸的气息,这是瓦斯的气味,庄成夏看了她几眼,把门关上再打开后,就已退出了这栋楼,在室内co浓度未降下去之后,他们还难以步入两个人一同上楼,司机的公寓在七楼,这座楼房有着一个看起来年纪比较大的电梯。站在门口,两人动作流畅的掏出了枪支,这一行太危险,跟杀人犯交手什么的,不要太刺激才好。。...

第九章 更新时间:2020-10-17

一只烟灰缸,里面有一个雪茄烟的烟蒂和些焦糊的纸片;打火机,好像也没什么极其.客厅桌面上放着三个陶瓷杯,其余的被锁在橱窗里。为什么呢?调查结果信息显示,这名穷凶极恶的司机并也没什么朋友。他和他的儿子偏偏仅有两个人。  她套上手套,拿起来摆在那里的两只她仔细地检查了窗框和角落。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,往上吹上一点份末。“根本没有指纹,”喃喃道。她朝四周打量了一番。刘的衣服挂在墙上的衣钩上。由盥洗盆盖架成的小桌子上放着各种东西──浸在一杯水里的假牙,另外一只空杯子,一瓶矿泉水,两只玩具小鸭,一只烟灰缸,里面有一个雪茄烟的烟蒂和些烧焦的纸片;打火机,似乎没有什么异常.客厅桌面上放着三个陶瓷杯,其余的被锁在橱窗里。为什么呢?调查显示,这名穷凶极恶的司机并没有什么朋友。他和他的儿子明明只有两个人。。...

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

关于我们   |    站点公告   |    加入我们   |    联系我们   |    网站首页
Copyright © 2008-2017 http://www.xeyr.cn All rights reserved c-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